管理大师明茨伯格:医疗体系病了
2020-08-31 13:06:11
  • 0
  • 1
  • 0

来源:段永朝读书 

以下文章来源于华章管理 ,作者陈秋霖

卫生经济学的鼻祖Michael Grossman说过一句话,“医疗是谁也不想要的好东西”。

2020年的新冠疫情给所有人敲响了警钟,突如其来的传染病,无时无刻提醒着我们,健全的医疗体系有多么重要。从管理的角度来说,修正医疗体系内部的痼疾,每个人都是受益者。

亨利·明茨伯格是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管理学院的教授,是世界著名的管理大师,也著名的管理角色论、战略过程论、管理手艺论、实践管理教育等概念的提出者,因为他杰出的贡献,被管理界著名的Thinks50评为终身成就奖。

这样一位勤奋而且富有洞察力的管理大师在前几年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医疗领域,他用自己独特的管理学视角观察和思考世界范围内医疗领域普遍存在的问题、改革的方向和方法。他思考和研究的成果也在最近华章公司翻译出版的《拯救医疗》这本书里面做了一个全景式的介绍。

8月24日晚,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公司与领教工坊联合举办了一场“对话明茨伯格:拯救医疗——如何根治医疗服务体系的病”的直播。

两个小时,精彩不断,现在,华章妹首先把陈秋霖老师对《拯救医疗》的精彩解读呈现给你。

以下,Enjoy:

作者:陈秋霖,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健康经济研究室主任

来源:华章管理(ID:hzbook_gl)

01 九个迷思

《拯救医疗》是亨利·明茨伯格教授从管理学大师的视角研究医疗行业的问题和出路的作品,对于中国医疗体系的改革发展和医疗机构的运营管理都有很好的启发意义。

在书的第一部分,明茨伯格教授梳理了医疗行业存在的九个神话/迷思,分别是:

1. 我们是否真的拥有一个完整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2. 医疗健康服务体系是不是正在走向失败?

3. 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是不是可以通过更多的应用式的领导力来解决?

4. 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可以通过更多的管理工程来修复。

5. 医疗服务体系可以通过加强分类和商品化促进医疗卫生服务的计算得以修复。

6. 医疗服务体系可以通过增加竞争得以修复。

7. 可以通过更加商业化的管理来解决医疗机构存在的问题。

8. 医疗卫生体系是不是应该私有化。

9. 医疗卫生体系是否应该公有化。

这九个迷思值得我们一起来做个简单的梳理。

1.我们拥有完整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吗?

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我们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要改革,经常用“体系”这个词。明茨伯格认为,虽然我们说“体系”这个词,但是实际上并不存在这么一个完整的体系,可能是因为现实当中这个体系没有完全打造好,所以改革当中希望形成这样一个体系。

和完整的体系相对应的可能是一个分割的体系,也就是这本书里重点探讨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医疗卫生体系不能太分割。

比如说,书里指出,总的来说,我们的医疗卫生服务重视治疗患者多于照护患者,重视极性病多于慢性病,重视特定疾病的治疗多于预防疾病和整体上促进健康。

这个问题如果以前探讨,可能大家觉得特别陌生,但是在新冠疫情以后,我们探讨这个问题可能就有直观的感觉,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如何实现治疗和预防整合的问题,不能光是治疗,还要有疾病的预防和控制。

其实也不光只是有传染病和急性病的一些治疗,我们还有一些慢性病的干预的问题。我们医疗改革的目标 也是从原来以疾病治疗为中心,逐步走向以健康为中心。

2.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是不是正在走向失败

书里面有这么一句话,我觉得确实挺经典的:如果说在全球范围内医疗卫生领域存在一项共识的话,那可能就是:全球所有“医疗卫生体系”都在走向失败。

也有很多调研发现,在每个国家,去问人们对国家的医疗卫生体系是否满意,你会发现大家的满意度并不是特别高,包括在欧洲,也包括我们国内的调查,都会发现老百姓最关注的民生问题之一就是医疗,满意度比较低的可能也是在医疗体系上。

是不是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真的很失败呢?明茨伯格说也不是。我们人均寿命增长那么快,说明我们的医疗卫生体系还是治了很多病,还是解决了很多问题,而且还伴随着科技的发展,医疗水平也在持续发展,我们还是很成功的。但是,为什么大家不满意呢?

可能就是太贵。因为我们要花很多钱,很多人不愿意付这么高的代价,所以感到不满意。

所以,我们在医疗技术上确实是很成功的,但是全球都面临一个很重要的挑战,就是医疗卫生费用越来越高,疾病负担越来越重,在这个过程当中,老百姓的满意度就会下降,觉得这个体系是不好的。

所以,明茨伯格提出一句话,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失败是一种成功带来的困扰,这里的成功指的就是技术的成功,困扰则是满意度的下降,这是他提出的第二个迷思。

3.医疗健康服务机构,甚至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的问题可以通过更多的英雄式的领导来解决。

我们在管理学学习中经常提领导力非常重要,我们希望通过更好的领导力,通过更英明的领导来解决整个医疗卫生体系的问题。

实际上作为一个医疗机构,作为一个特定的组织,这个组织里边专家特别多的情况下,是不是能够通过领导力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明茨伯格先生认为可能并不简单。

4.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可以通过更多的管理工程来修复

医院等医疗机构遇到了一些问题以后,可能我们希望通过一些常用的管理工程来解决。比如说,重组、兼并,或者通过一些市场模拟的方式来实现管理效率的提高。

但是,作为管理学大师,明茨伯格认为,在医疗健康服务体系里,用这些重组、兼并的方式并不一定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特别是在规模问题上,他提出了很重要的观察,他觉得并不是越大越好的。

这个问题我们现实当中也是一直在讨论,一个医疗机构到底多大的规模是合适的,特别是我们国家的医疗机构越来越大,最近听说还有更大规模的医院要开建,这个问题在现实中也是值得探讨的。

5.医疗服务体系可以通过加强分类和商品化促进医疗卫生服务的计算得以修复

在医疗行业的管理与运作中,为了应用可以进行结果量化的标准化操作,管理人员往往会对其工作进行分类。如果分类得当,那么这种模式就会运转得很好。但是,如果分类不当,会怎样呢?

医疗卫生服务领域里边可能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理论问题:

· 信息不对称

医患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可能会导致很多像委托代理、道德风险等问题。

· 不可测量性

医疗健康领域的产出的测量难度很大,比如很难去衡量什么叫健康。因为结果很难衡量,就导致在运营管理当中存在很多的问题,包括如何定价的问题,这就是很大的挑战。

我们在实践当中其实一直努力在对医疗服务进行分类,分类是可测度的一个前提,比如按病种分类,支付上也是按服务项目,按病种付费。

但是,实际上这些方法都没有真正围绕健康本身。健康如何来衡量呢?比如说,我们现在都说将来最好的医疗支付方式是什么?按健康结果付费。但是,这个健康结果如何测度呢?如何来界定呢?这又变得很难。

所以,现实当中还是存在很大的挑战,通过分类、商品化和促进计量,并不一定完全能解决这个问题。

6.医疗健康服务可以通过增加竞争得以修复。

这个其实也是我们在医疗改革当中大家争论比较多的,就是说我们希望通过医疗机构之间相互的竞争,特别是公立医疗机构和私立医疗机构之间的竞争促进和倒逼改革以提高效率。但是在医疗服务体系当中的竞争就一定能够提高效率吗?

明茨伯格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比如他通过很多的观察和分析提出,实际上医学里的很多创新并不是由竞争性的商业机构做出的,比如青霉素(产生抗生素)、糖尿病患者的胰岛素或者脊髓灰质炎疫苗,这三种药都是来自非营利性实验室。有些创新并不是来自于竞争,而是来自于没有营利所求的研发。

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一直希望通过在医疗服务体系里引入竞争的方式,无论是增加公立医疗机构之间的竞争,或是引入社会办医来实现社会办医和公立医院之间竞争的方式,但是是否有效果,实证当中也有不同的观察和结论。

7.可以通过更加商业化的管理来解决医疗机构存在的问题。

是不是可以通过更加商业化的方式来管理医疗机构?

明茨伯格认为商业化的运行医疗机构并没有解决很多问题,他提出医疗卫生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天职,一种使命的呼唤。他发现医疗领域里,医生努力的工作并不纯粹是为了金钱,我想这在现实当中我们也是同样观察到的。

8. 从效率和选择性的角度出发,医疗健康服务行业无疑应该属于私营部门。

9.从公平和经济性的角度出发,医疗健康服务行业无疑应该属于公共部门。

从宏观经济的宏观效益的角度来讲,可能由公共部门来执行效果更好。为什么?

因为如果是完全的私营部门,可能一些穷人就得不到有效的医疗,公平就不够了。另外,在整个竞争过程当中,可能会出现过度提供一些服务,这样整个社会的成本就过高,宏观效率可能反而更低了。

所以,明茨伯格提出,未来更合理的医疗机构的属性应该是一种多元性质的,也就是既不是私立的,也不是公立的,可能更类似于我们现实中讨论的非营利机构,也就是既像一个独立的商业机构那样高效的运行,但是并不是以营利为目的,这样就不会导致出现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一些结果。

02 对深化医疗改革的启示

1.第一个启示,改革重点从医疗保障到医疗卫生服务。

医疗保障非常重要,但是只能解决“有钱可付”,而医疗的关键是“有医可就”。医疗卫生服务的改善越来越成为改革的关键。医院管理得好,其实对整个医疗体系效率的提升是非常重要的。

2.第二个启示,改革思维从经济学维度转向管理维度。

我们以前更多地宏观讨论体制机制,聚焦在产权、激励等等经济学视角,接下来可能要更多地转向中观、微观,聚焦医疗卫生体系的管理和医疗机构的管理。微观的管理会成为未来我们提高整个行业效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抓手。

3.第三个启示,高质量发展要求高质量的医疗卫生管理。

我觉得这本书非常好地响应了迈向高质量发展的主题。高质量的发展,根本是高质量的人的发展。我们的发展是以人为本的发展,必须以人民为中心。

高质量的人的发展的基础,是高质量的健康,因为健康是人全面发展的基础,健康是促进人口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

高质量的健康,关键还是高质量的医疗。虽然说健康的构成因素里边医疗并不是最主要的,但是医疗在关键时候还是发挥重要作用的,比如疫情当中,真得了病以后,医疗也是极其关键的。所以,卫生经济学的鼻祖Michael Grossman说过一句话,“医疗是谁也不想要的好东西”

高质量的医疗的核心实际是高质量的医疗卫生管理。明茨伯格在书里面说,“如果没有管理,医疗卫生行业就不能发挥其作用”。所以,医疗卫生体系的管理是非常重要的。

高质量的医疗卫生管理难点是高质量的医院管理。有意思的是,作者对医疗卫生领域传统的培养管理者、开设MBA课程等做法持怀疑态度。也就是说,如果院长们都去学MBA的课程,可能并不有利于整个医疗卫生体系。

4.第四个启示

值得一提的是,明茨伯格教授认为,所谓的传统医学、替代疗法可能不符合“科学”的观点,但它们却是“可行”的医药实践,应该还原其本来名称:家庭疗法、针灸、自然疗法等。

医药是实践而不是一门“科学”;治疗疾病并不是寻求真理,医学研究才是寻求真理的。

那么,“中医”是不是科学呢?我们从明茨伯格著作得到的启示,可以说中医至少是“可行”的医药实践。我们迄今对这方面的认知还不够,应该更多的去观察医学的实践,推动医学的发展,而要避免明茨伯格批评的,“过度迷信疾病治疗的科研结果与证据,却轻视了经验的积累和对疾病病因的调查研究”。

关于作者:陈秋霖,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健康经济研究室主任。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