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家医院诊断误判,几百亿美元打水漂,IBMWatson能治病吗?
2018-08-13 09:11:14
  • 0
  • 9
  • 0

来源:WSJ

作者:文强,大明,克雷格

【新智元导读】曾经是公众心目中“人工智能”代名词的IBM Watson,在近6年砸下几百亿美元的研发投入后,前景反而愈发暗淡。多家医院终止了与Watson肿瘤相关项目,医生抱怨Watson给出错误判断。Watson真的能治病吗?

IBM Watson到底能不能治病?

这个疑问已经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脑海里。

2016年,美国民调和智库机构皮尤研究中心面向美国公众做了一项调查,问“你心中认知度最高的AI品牌是哪个?” IBM Watson遥遥领先。

自从2011年在《危机边缘》一战成名后,IBM Watson就成了人工智能发展史上一座里程碑,和IBM的深蓝一样,只要回顾AI历史,Watson和深蓝都是不可忽略的名字。

但就在前不久,IBM医疗部分发生大规模裁员,随后又爆出Watson给出错误的治疗方案。外媒Gimodo的一篇报道中,更是直言Watson“一无是处”。

AI会改变医疗,但目前看,赢家似乎不会是IBM。

六年烧掉数百亿美元,IBM Watson前景却十分惨淡

成为美国公众心目中认知度最高的AI品牌,得益于IBM对Watson的品牌和市场推广不遗余力,从咨询转型为医疗后更是如此,提出“认知计算”的口号,在IBM的认知解决服务方案中,Watson医疗占了很大一块,与政府、医院、药企和其他健康机构倾力合作。

研发方面,单是2015年,IBM在Watson上的投入就是150亿美元。

“Watson代表了一种能帮助医生提升工作的突破性技术。” 2012年,哥伦比亚大学的生物医学信息教授Herbert Chase在IBM的一份新闻稿中如是说。

IBM表示,Watson在癌症治疗上有着重要所用,比如可以帮助医生掌握更多相关的医学知识。IBM负责认知解决方案和IBM研究院的高级副总裁John Kelly表示:“数据证明,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摄于2014年4月,来源: JAVIER ROJAS/ZUMA PRESS

现在,6年过去了,几百亿美元砸下,而Watson的前景却似乎越来越糟。

根据最新一期的《华尔街日报》(WSJ)报道,没有任何已发表的研究表明,Watson提升了患者的治愈率。

已经有十几家IBM的合作伙伴和客户终止或缩减了与Watson癌症分析诊疗相关的项目。有十几位使用过Watson的机构和医生向WSJ记者反馈,Watson癌症应用收效甚微,某些情况下还会出错。

由于缺乏罕见病例数据,Watson的训练也跟不上进度,当前癌症治疗的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IBM能够更新Watson系统的速度。

哥伦比亚大学的Herbert Chase教授如今已经退出了Watson的顾问小组,对IBM推广该技术的方向倍感失望。

在医疗健康领域,AI已经开始带来看得见的成果,尤其是医疗影像分析。但在诊疗方案推荐上,难度就拔高了一大截,因为这需要大量的训练数据,包括病人当前的身体情况、病历记录和治疗结果,以及过去类似成功案例的搜索,而这些数据往往都是不同格式的,分散在不同机构,而且很难集齐。

业内流传着这样一个认知:AI能革新医疗,但IBM Watson可能无法做到这一点。

2017年,世界顶级的肿瘤治疗与研究机构MD安德森癌症中心,宣布停止与IBM Watson进行了4年的合作。福布斯当时刊文,标题是 《Watson就是个笑话?》(Is IBM Watson A Joke?)。对比2013年两家刚刚开始合作时,福布斯的标题《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IBM Watson解决了临床测试难题》,不禁令人唏嘘。

从2016年后,在IBM自己的年报中,Watson出现的频率也陡然下降。

就在今年5月,IBM 医疗部门进行大幅度裁员,规模占总员工比例的50%~70%(因为过程不透明,还有当事人猜测是80%)。

这场突如其来的裁员让业内一片哗然,众多媒体以“医疗AI泡沫破灭”来形容这次事件。

IBM押宝Watson癌症治疗:大举收购,广揽英才,信心十足

在医疗方面,AI软件开始帮助放射科医生和病理学家分析X射线和活组织检查的数字化图像。企业和临床医生正在开发简单的、基于文本的聊天机器人,旨在帮助人们在类似治疗的对话中管理焦虑和抑郁等心理健康问题。

推荐化的个人医疗则属于更高级的领域。这类软件需要使用过去已有的数据进行训练,数据内容包括患者病史和治疗结果的详细信息。这些信息通常以不同的格式记录,归不同的公司所有,并不总能保证完整性和一致性。此外,人类医生仍然需要了解包括癌症在内的很多疾病。

风投公司Venrock的医生和合伙人Bob Kocher说,癌症治疗领域不会成为“打造AI产品的绝佳空间”,除非有更优质的患者数据,这些数据需要涵盖遗传学、环境、生活方式和健康信息等方面。在短期内,人工智能在医疗保健领域大部分功能来自行政助手、在线客服工具等。

IBM推动Watson为各行业的AI应用程序(如在线客户服务助理)提供支持。Kelly表示,医疗是IBM最重要的人工智能目标。 2017年,他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该公司已经“把宝押在这一领域”。自2015年以来,该公司已花了近50亿美元来招募与医疗相关的专业人才,收购了很多相关企业,包括从事电子病理业务的Explorys和关注保险理赔的Truven Health Analytics。

2017年6月,IBM首席执行官、总裁兼主席Ginni Rometty对CNBC表示,Watson将能够诊断和治疗大部分“导致世界上80%癌症的原因”。

Kelly表示,Watson Health产品组合中最大的AI产品是Watson for Oncology,IBM通常对每位患者收费200至1000美元,在某些情况下还需要咨询费。

2014年10月,IBM首席执行官Ginni Rometty在纽约市Watson国际新总部的开启庆典上致辞。来源: IBM/美联社

AI医疗落地,比想象更难

在医生输入有关患者医疗状况的信息后,Watson会对相关的已发表研究成果进行分析,然后推荐治疗方法。

自2012年以来,纽约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一直在帮助IBM训练Watson(但不使用该软件进行患者护理)。该院的专家与IBM工程师合作,对肿瘤位置和存活条件等病史的相关特征进行排序。他们还对特定疗法的医学研究进行排名。然后评估Watson将测试案例与治疗方案进行匹配的能力,并帮助工程师调整输出,直到输出的内容与医生的判断一致。

“这项工作仍在进行中,癌症疗法进展迅速,要想与最新进展保持同步,这比我想象的更难。”负责协调Watson癌症数据训练的肿瘤学家马克•克里斯说。

Kelly同意想让“完全跟上最新医学发现的步伐”是很困难的,但他表示,机器的学习速度比人类更快。

克里斯医生仍然相信这项技术是有前途的。他表示:“Watson是否像我们期待的那样细致入微?它完全最新的技术吗?不是。但是目前来看,Watson是很不错的。”

IBM最初计划将医疗索赔数据库和电子病历以及其他数据库与其收购的公司的技术全部融合在一起,使Watson的医疗保健产品更加智能化。根据IBM前员工和前客户的医院管理人员的说法,IBM实际上并未这样做,部分原因是低估了技术融合的复杂性。

Kelly表示,IBM正积极致力于技术融合。他说,在使用该系统的患者中,Watson的治疗建议改变了2%至10%病例的护理程序。也就是说,迄今为止约有1680至8400名患者或多或少地改变了治疗方案。

佛州朱庇特医疗中心于2017年3月开始使用Watson帮助肺癌、乳腺癌和妇科癌症患者的临床护理。目前,Watson每周评估10至15例病例,该院胸外科主任K. Adam Lee说。

他说,人类医生普遍认同Watson的建议,因此它很少会对治疗造成影响,但有助于吸引更多的患者来院治疗。他没有透露医院给IBM付了多少钱。

Watson for Oncology在亚洲取得了进展最明显。在印度的Manipal连锁医院在2016年起使用该产品。肿瘤学家S.P. Somashekhar说,起初,Manipal使用Watson为所有癌症患者推荐治疗方案。随后,医院发现该软件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与医生的意见一致,因此Manipal停止在每位患者身上使用Watson,只对诊断难度较大的疑难病症患者使用,大概占患者数的30%。他表示,Watson给出的建议影响了9%的治疗方案。

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使用Watson对3000多名患者进行辅助医疗。图为该部Durham医疗中心

IBM表示,使用Watson的Manipal医院的患者数量自2017年1月以来一直保持稳定。此外,IBM还有其他关键的癌症治疗方面的应用,如Watson for Genomics和Watson Clinical Trial Matching-它可以将患者肿瘤的基因组数据与癌症药物或药物试验以及其他功能进行比对。

人工智能有极大潜力革新医疗,只是目前还没有兑现

Watson已经在美国多家癌症中心进行了试验,其中几家中心的医生说,试验结果并不总是准确的,当结果准确时,它们通常会提供肿瘤学家已经知道的信息。

有时候,你不知道Watson究竟帮上多少忙,还是医生在帮Watson的忙。

“我和其他人在使用时都感到不舒服,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麦克唐奈基因组研究所的Lukas Wartman说,他很少使用这个系统,尽管可以免费使用。

Lukas Wartman博世所在的组织是IBM在2015年5月宣布与14个合作伙伴的之一,其目标是到当年年底,让临床医生能够在广泛的患者身上使用Watson for Genomics。

《华尔街日报》联系到的11个研究中心,包括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耶鲁大学癌症中心(Yale Cancer Center)、南加州大学应用分子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s Center for Applied Molecular Medicine)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综合癌症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Lineberger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都没有使用该系统。

另据福布斯报道,全球著名癌症治疗中心MD安德森与IBM Watson之间一项关于人工智能合作已经在2017年结束。当时,两者计划研发由IBM沃森支持的临床决策系统(Oncology Expert Advisor,OEA),用AI辅助医生做出癌症治疗的决策。

但在实际实施过程中,这一项目并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甚至还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Watson的产品与新的Epic系统无法兼容,必须重新测试等等。

针对种种质疑,IBM回应称,OEA给出的治疗建议是准确的,与专家给出的建议能够达到90%相一致。

IBM表示,它从客户和研究合作伙伴那里得到了对该产品的良好反馈,Watson产品提出的建议为医生们提供了支持证据。Kelly说,他很高兴Watson大部分时间都同意内科医生的意见。

也许,Watson for Genomics最大的临床用户是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Veterans Affairs,VA)。

2016年6月,IBM与VA建立了合作关系,目标是在两年内让1万名退伍军人使用该产品。据弗吉尼亚州肿瘤学家Michael Kelley说,到目前为止,那里的医生已经在3000多名患者身上使用了该产品。

为了应用Watson for Genomics,VA将肿瘤样本发送给进行基因分析的第三方供应商。Kelley博士将研究结果连同癌症类型一起上传到Watson, Watson根据研究报告列出了一些可能的治疗方法,这些治疗方法都是基于类似基因的案例。

Kelley博士说,Watson的建议可能是错误的,即使是经过验证的治疗方法。另一方面,他说,Watson在查找相关医学文章方面快速有用,节省时间,有时还能显示医生不知道的信息。

VA的医生不会与病人讨论Watson的建议。Kelley医生的病人Patrick McGuire直到最近才意识到,Kelley医生建议对他的癌症类型进行免疫治疗。这位45岁的退役海军老兵住在北卡罗来纳州肯利,他说,他很高兴人工智能在他目前的治疗中发挥了作用。虽然人工智能并没有完全缩小他的肿瘤,但似乎正在发挥作用。Patrick McGuire的医生将在几个月后重新评估其有效性。

这一无偿项目原定于7月结束,现在将继续进行一年。VA也在测试其他类似服务的可靠性。

“人工智能有很多希望,”Kelley博士说,但就目前而言,“这个希望还没有实现。”

参考链接:

https://www.wsj.com/articles/ibm-bet-billions-that-watson-could-improve-cancer-treatment-it-hasnt-worked-153396114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